买房说我名下股票开户了安华农险周县华:A股缺的不是钱,而是一个Trigger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投资_证券_股票配资_券商配资优选日本外汇

[摘要]“尽管经济形势是L型的,但L底部的形状不是很明确。但是究竟有没有机会?这是一个动态观察的过程,现在没有Trigger(触发机制)就没有趋势性机会。目前市场不缺钱,缺的是一个Trigger,就是没有触发事件吸引大家把钱投进来。”就在行业人士感慨2016年将是艰...

  “尽管经济形势是L型的,但L底部的形状不是很明确。但是究竟有没有机会?这是一个动态观察的过程,现在没有Trigger(触发机制)就没有趋势性机会。目前市场不缺钱,缺的是一个Trigger,就是没有触发事件吸引大家把钱投进来。”就在行业人士感慨2016年将是艰难一年之时,周县华却在耐心的等买房说我名下股票开户了待机会。

  一季度,保险行业资金运用收益率1.20%,同比下降1.03个百分点。在去年笑傲金融领域后,险资在今年遇到了难题,经济形势不乐观,股市疲弱、利率中枢下行,信用风险频发,高速增长的险资在资产配置上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

  成立于2004年的安华农险,迄今已走过了十二个年头,在不断推出创新型农险产品的同时,公买房说我名下股票开户了司的资产管理规模也预计在增资后达到70亿的水平,变数之下,看农险资金如何应对市场。经济观察报险资领军人物系列访谈之九,聚焦安华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周县华,听其诠释不一样的保险资产配置战略与战术。

  经济观察报:您对目前的经济形势持有怎样的一种态度,宏观经济变化对保险资产运用带来哪些影响?

  周县华:我们年初向董事会汇报全年资产配置报告时提到,经济是不太好,但也没有必要过分悲观。首先,全球经济都在发展,联合国在今年有个报告,预计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比2015年高0.5个百分点,2017年比2016年高0.3个百分点。尤其是美国复苏比较强劲,全球好了,对中国才好。其次,经济增速6也好,6.5也好,总比以前的10要好,这是很正常的。第三,全球增速最高的新兴市场可能已经不是中国,而是印度了,印度跟咱们贸易关系还不错,不能因为做不了买房说我名下股票开户了火车头,就悲观起来。第四,目前国家储备的政策工具还比较多,有很多我们年前预测的还没有用,或者说没有大幅度的用。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的,“一旦经济运行滑出合理区间,会果断采取综合性措施,来防止失速。”我想这应该就是国家领导人最好的背书了。最后就是供给侧改革。事实上,这并非中国历史上的首次供给侧改革,新中国成立以来自少已经有过三次供给侧改革,只不过那时我们没有这么叫而已。现在回过头来看,那三次改革都无疑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那三次改革分别是包产到户、市场化改革和对外开放。所以说对整个宏观经济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信心,信心最重要。可能时间比较漫长,大家都很煎熬,因为大家都对负面信息敏感,对正面信息不敏感。我们对国家的供给侧改革还是要有信心。

  现在的宏观经济对保险资金来说是资产荒,之所以是资产荒而不是钱荒,是因为钱还是有的,只不过找不到令人对收益率感到满意的资产。宏观经济变化对固定收益影响很大,非标的资产比例会多一点,因为标准资产收益率太低了。但是非标资产进来的话,不应该以信用风险的明显上升为代价,也就是说如果是非标资产多的话,一般信用风险会提高,但是要把握好,不要让信用风险明显上升。

  经济观察报:就权益类资产投资来说,您怎么看今年的投资环境,我们在策略上做出了怎么样的调整?

  周县华:经济目前还是继续下行的,如果恢复比较快的话,四季度的投资机会可能会比较大,如果慢的话,可能还得等到2017年才有可能有更多的机会。我们2015年底时判断今年四季度的机会更大一点。尽管大家现在共识经济是L形的,但L底部的形状不是很明确。而且所谓的“L形”有时会误导老百姓(行情603883,买入),以为是经济见底且不会再增长的形状。事实上,国家越穷则经济增长速度可能越高,一旦达到中等偏上收入水平,则经济增长速度就会降下来,我国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状况。经济增速减缓,只是相对于原来的高增长速度而言。我想,用供给侧的语言来讲,只要实际经济增速稳定在潜在经济增速左右就可以了。那么究竟有没有机会?这是一个动态观察的过程,现在没有trigger就没有趋势性机会。目前市场不缺钱,缺的是一个trigger,就是没有触发机制,没有一件事情吸引大家把钱投进来。2014年下半年那一波上涨的动力并非来自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的实质性提高,而是来自于利率下行,资金没地方去,就一下子冲进了股市。所以说trigger是降息,降息之后资金开始往里进,那个时候大家风险偏好其实挺高的。进来之后估值被动提升,造成更多的钱往里进。现在没有这个trigger,很多东西都不可持续。所以权益配置上要保持一个谨慎的仓位,而且要运动战,折返跑,重点关注新股和次新股,耐心等待trigger的出现。当然我说的这个trigger不一定就是降息,也可能是其他能够吸引资金进入市场的事件。至于股票,我们觉得现在蓝筹股的价值还是比较明显的,无论是跟自己的历史比,还是与国际上其他国家比,现在蓝筹股的点位还是比较低的。就公司来说,权益这一块的整体比例比去年年末有所下降,且已经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同时内部结构也做了比较大的调整。

  经济观察报:投资过程中,安华农险的投资决策是怎么形成?

  周县华:我们还是从董事会开始分为几级,董事会到经营层,然后是资产管理中心,再往下是各个投资部门,最后具体投资经理。每一个层级都有自己的权限,权责利得匹配,是谁的,谁就对自己所掌控的资金负责。如果超过本级权限,就需要上报上一级裁定。权限主要是以金额来分。我们的决策流程还是挺快的,小公司比较灵活。权益包括一、二级市场,非上市公司股权投资是一定要上董事会的,跟金额没关系。

  经济观察报:您怎么看待险资举牌这件事?

  周县华:举牌投好的上市公司,这本身不是问题。而且当持股比例超过一定程度可以用权益法核算的话,回报可能更稳定。所以险资举牌这个举动很正常,可以理解。但是有两个问题可能需要注意,一是募集的资金从哪里来,是否有流动性风险;二是本身投资的集中度风险。对于蓝筹公司来说,举牌是正常的,尤其是优质的公司,增大对它的投资比例不用担心。当然前提是我们对这个公司已经有足够深的理解。如果有好的机会我们也会,但我们会格外注意我刚才说的两个风险。

  经济观察报:您怎么看目前市场上的固收资产以及其所面临的信用风险?

  周县华:我觉得现在的固收产品还太少,尤其是标准化产品。我们在年初的策略报告里面,把中国的固定收益率产品和美国的固定收益率产品的品种做了个对比,发现我们的资产品种比美国少很多,尤其是中等风险、中等收益率的资产,我们是两头多,低收益率低风险的、高收益率高风险的产品多,中间的少。但我觉得以中国现在资产管理的发展态势来看,中间部分的空缺也会很快填上。再有就是在固收的大篮子里的话,今年跟去年比或者跟前年比的话,性价比在下降,收益率在没下降或者小幅小降的同时,信用风险是在提高的。

  保险风险主要是跟负债端有关系,而市场风险主要跟资产端有关系,信用风险既跟负债端有关系又跟资产端有关系。对于财险公司来讲,它的市场风险要比寿险公司风险小,但是他的保险风险却比寿险公司大。从“偿二代”的统计结果来看,市场风险占寿险公司整体风险的65%,而保险风险却占财险公司整体风险的48%。具体到你刚才所说的信用风险,它在财险公司整体风险中大约占34%,我估计这里面资产端的风险要比负债端的风险大一些。

  经济观察报:我们在投资过程中是否会使用对冲工具,险资对于对冲工具的使用会有怎样的发展态势?

  周县华:对冲的目的是为了降低风险,我觉得这天然与险资的风险偏好相匹配。因此,对冲工具对于风险厌恶型的险资而言特别重要。我们申请下来了股指期货这个工具,但我们申请的是委托,直投目前还不行。现在我们主要是研究市场中的对冲产品,好的产品我们会考虑买,同时我们自己也在研究对冲策略。面对目前的投资环境,险资对于对冲工具的使用无疑会有巨大的发展。